"跪杀黑人"警察首次出庭 美律师:最终可能被判无罪

当地时间6月8日下午,恰逢“弗洛伊德之死”点燃全美抗议浪潮两周之日,涉嫌跪杀非裔男子乔治·弗洛伊德的明尼阿波利斯前警官德雷克·肖万通过视频出席了首个法庭听证会。
 
  目前他被指控三级谋杀、二级谋杀和二级过失杀人罪(second-degree manslaughter)。涉案的另外3名警察,也被以二级协助教唆谋杀罪和二级协助教唆误杀罪(aiding and abetting)起诉。
\"\"
 
  首次听证会上,法官将德雷克·肖万的无条件保释金额定为125万美元,或有条件保释100万美元。其中有条件保释条款包括不能持有枪支、不能离开明尼苏达州、不能与受害人家属接触、不在执法或安全部门工作,以及放弃引渡权等。
\"\"
  德雷克·肖万和他的律师在听证会上没有提出反对意见,但也没有表示认罪。据悉,下一次庭审的时间定于当地时间6月29日。
 
  有分析指出,8日的首次听证会只是一个开始,最终弗洛伊德案会怎样画下句号,答案可能要2-3年后才能知晓。而在上周,明州检察长埃里森明确表示,要给这几名涉事警官定罪将“非常困难”。
 
  为什么难以定罪?难在哪里?红星新闻在今日庭审后与两名在美从业的华人律师进行了连线,请他们就此案的动向做出分析解读。
 
  检方为平息怒火追加指控
 
  但证明警察有杀人动机很难
 
  当地时间5月29日,明尼阿波利斯市亨内平县检察官办公室以三级谋杀罪及二级过失杀人罪对肖万提出指控。上周,明州检察长埃里森宣布对其追加二级谋杀罪指控,并对其他三名在场警察也提出控诉。这一变动说明什么?三级谋杀和二级谋杀的区别何在?指控升级又将对整个案件的审判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
 
  美国联邦法院、加州高等法院出庭律师刘龙珠律师解释道,在美国司法体系中,有两种情况可以构成二级谋杀:第一种是必须有杀人动机,第二种是如果在犯下其他重罪的时候造成对方死亡,也构成二级谋杀,最高刑期40年;三级谋杀罪则不需要证明动机,但需要嫌犯的行为“极度危险”造成死亡,最高刑期25年。
 
  反观弗洛伊德案,整个案件中,警察对弗洛伊德的抓捕行动中有几个细节值得注意:当时警察用枪指着弗洛伊德让他把手放在方向盘上,证明他身上没枪,弗洛伊德也照做了,接着就让他下车。但弗洛伊德下车后有过挣扎不愿上警车,在这个过程中他就喊了几句“我无法呼吸了”,其中一名警察还回道:“你在说什么?你不能呼吸怎么能说话?”后来才有了用膝盖压颈的场景。
\"\"
  刘龙珠律师表示,整件事情的起因,或者说关键性的转折点其实是弗洛伊德不肯上警车。从这个角度来看,在他被压倒在地上前,警察不可能有动机杀人,至少不可能通过压颈这个手法杀人。此外,压颈这个动作在明尼阿波利斯市原本是合法的,警局也有大量使用,因此无法构成“极度危险的行为”。 
 
  最关键的一点是,如何证明在弗洛伊德没有动静的最后三分钟里,肖万有杀人动机?从辩方的立场来说,不需要证明肖万用膝盖压住弗洛伊德时100%没有动机要杀人,只需要证明他可能没有这个动机。如果辩方律师抛出肖万是“疏忽大意”,认为弗洛伊德可能是在“装死”,只要存在这种可能性,就构成了刑事辩护的“合理怀疑”,二级谋杀罪是几乎不可能成立的。
 
当地时间5月27日,美国波特兰,示威者以弗洛伊德生前最后9分钟的姿势伏地抗议。
 
 
  从一名律师的角度看,刘龙珠认为,明尼苏达州司法部追加对肖万和另外3人的指控是完全不合规的。在刑事检控中,通常在出现新证据的情况下才会追加指控人或指控罪名,但在这起案件中,从头到尾都所有证据都是清楚确凿的,那为什么会追加指控?不仅如此,埃里森还称,决定让明州助理司法部长也作为检察官之一参与案件,这种情况对于一个县级刑事案件来说是非常罕见,基本上不可能发生的。